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院新闻 >> 正文

新传读书会:新闻与政治,权力的话语权

时间:2017-04-24 16:32点击:

4月21日晚,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会举办的“新闻传播与国际政治”主题读书会沙龙在国际大厦“川外1950”咖啡厅再一次拉开了帷幕。活动邀请到新闻传播学院超高人气陈佑荣副教授现场指导,由新传学院2015级文艺与传媒专业的卢曦知和国际关系学院2016级比较制度学专业的李文倩主讲,就主题相关内容与在场的嘉宾和同学进行了深入的互动和交流。

活动现场

李文倩就自己的学术研究兴趣点跟大家分享了“新闻传播中的政治属性”,她以“萨德入韩”和“伊拉克战争”为例,分析了“萨德入韩”事件中东北亚地区的局势,解读了东北亚局势的历史问题和发展现状,提出了对当今局势的相关思考。

李文倩认为,东北亚局势演变成今日现状,核心是缺乏一个安全制衡的合作机制,当今世界处于一个“无政府”状态,想要从根本上解决东北亚地区的问题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她提出,当发生安全事件的时候,要从具体的事件去着手解决,这需要构建东北亚地区的集体安全机制,加强军控,开展有实际效益的多边对话。就“伊拉克战争”事件,李文倩提到,这是美国推行霸权政治的一个表现,与科索沃战争是同一种性质,实际是一场新世纪能源战,继而她分析了美国霸权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角色,最后李文倩向新闻传播学专业的同学们抛出了一个问题:媒体在国际政治事件的传播过程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主讲人李文倩同学

2016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高蕾表达了她的个人看法,她指出,在分析国际政治事件的时候,要就媒体实际传播的言论做具体分析,无论媒体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何种角色,为国家建构了何种形象,宣传了什么样的价值观,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国家实际所做的事情是否与媒体传播内容一致。

高蕾同学发表观点

2016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费繁就李文倩的分享提出的疑问:“是否可以脱离中国的视角来客观分析相关的局势问题?”李文倩回应道,“当今世界是处于“无政府”状态,当你分析的时候,国家利益肯定会是首当其冲,是做不到完全客观不带偏见的。”

费繁同学发言

有同学提问道:“美国在波兰也部署了类似的导弹系统,与萨德入韩的性质有什么区别?”李文倩认为,波兰部署导弹系统与入韩布置萨德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大国利益间的博弈,但不同的是,波兰部署导弹未挤压到北约国家的生存空间和实际利益,所以并不会像朝鲜那样产生强烈的反对,还有一个原因是,东北亚地区各国在国家利益面前,对立冲突很明显,而北欧局势则稳定得多。

陈佑荣副教授点评

陈佑荣副教授就以上分享提出了建议,他指出,“我们在通过提出一个问题或描述相关事件做学术研究及相关分享的时候,不仅要体现出专业性,还要体现出自己的研究路径,只做简单的经验总结是不够的。”

“话语即权力,可以说是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根源所在,那么什么是话语即权力呢?”主讲人卢曦知带着问题拉开了读书会沙龙下半场的帷幕。她解释到,话语即权力指,“我们越是能够系统的用自己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东西,就越能获得一种表达上的权力,而这样的权力可以营造出对自己有利的舆论环境,进而可以更好的传播出自己声音,占据话语权的高地。”接下来,卢曦知从三个角度分别阐释了她观点:命运共同体视域下亚洲传播新秩序构建。

首先,卢曦知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建构新秩序?她从主客观两个角度分别解释了构建新秩序的原因,主观上,随着经济能力的提高,自然而然想要更多的发出声音;客观上,传播价值观以获得更多话语权的需要。她提出,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立场,不存在绝对的客观和中立,在国际舞台上,每个国家除了硬实力外,还要看到软实力,媒体则是传播各国文化、价值观的有效渠道。其次,卢曦知分析了亚洲传统传播秩序,她分别从差异性、对立性、孤立性三个方面阐释了亚洲传统传播秩序的格局现状。最后,卢曦知从三个角度提出怎样建构新的传播秩序及其意义,第一,搭建传播平台,建立成熟的信息传播机制,成立高效运转的信息传播组织;第二,多元传播,推动媒体的全面合作,构建多元主体、路径的传播渠道;第三,专业主义,促进新闻教育的合作,培养更多专业人才。

主讲人卢曦知同学分享观点

2014级文艺与传媒专业的杨琳提出自己的想法,“在分享关于构建的新传播秩序主题中,分享内容更多的侧重于谈我们如何通过更好的传播方式或手段将我们的声音发出去,而在关于我们发声的内容、传播的内涵问题上的讨论较少。我认为,实际上我们传达的内容已经是明确的,更重要的是发声体应该以怎样的方式讲述让别人接受,在传播上同样也可以以讲故事的叙述方式,用隐喻的方式传达我国的文化、价值观和思想内涵,这样不会让人感觉是一种赤裸裸的宣传,也更容易接受一些。”

杨琳同学发言

在读书会沙龙最后,陈佑荣副教授谈了自己的感受,他指出,我们在谈论问题的时候,标题过于大,想要囊括的内容就会多,做不好反而会有所偏颇,造成主题阐释不透彻、分析不全面的困境,倒不如做小而精。读研究生做问题研究,一定不能只是简单的经验总结或观点呈现,要具备学术思维,要有科学的研究路径,从理论上去阐释和解读。(文/高蕾 图/陈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