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院新闻 >> 正文

新传读书沙龙:“从图式与网络抗争中窥探社会心理”

时间:2017-06-01 10:12点击:

5月26日晚,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会主办的读书沙龙在“川外1950”咖啡馆如期举办。本期读书沙龙特邀皮传荣教授作为嘉宾,本期主题“新闻传播与社会文化”由新传学院2015级文艺与传媒专业学生张雨涵和李娇主讲。

特邀嘉宾皮传荣教授

张雨涵从《社会心理学》中的图式概念出发,向我们解释了图式是怎样展现我们对社会的认知。她阐释到,“我们依赖图式对世界进行认知,依赖图式和脚本来解释环境。人们遇到一个新的情景,不会试着从头理解它,而是依赖于储存的关于类似过往情景的知识,会对图式进行加工,也会形成不同的图式的组织。”

新闻传播学院2015级文艺与传媒专业张雨涵同学

梵·迪克曾说,受众会在不知不觉中运用图式来理解和接受新闻信息,从而形成对新闻事件的看法或态度。人们也会利用图式来思考自己在特定生活领域的个人特征,形成自我认知。自我认知也是自我图式,描述我们思考自己时所遵循的维度自我图式,不同的维度层次会形成自我的复杂性。通俗一点说是,一些人只用一种或两种方式思考自己,而另一些人从各种品质出发思考自己。

邝野同学正在提问

2014级文艺与传媒专业的邝野同学提问到,我们应如何理解图式和框架理论的区别。张雨涵说她在想要讲图式之前,也区分过这两个概念,她认为框架是一种解释的图式塔,图式隐藏在框架下,图式是单元,框架就是对小单元的更有结构的形式,框架更为复杂。

刘亚琪同学正在提问

2016级国际商务学院的刘亚琪同学提出,从心理学来看,西方精神分析学派主要把人类思想分为无意识和潜意识,弗洛伊德认为无意识是人类本能的压抑,从荣格来看人类意识分为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阿德勒强调个体意识和人的社会化,与弗洛伊德不同,更注重人的目的性、计划性和合作性,而图式的角度又是一个新的理论,如何看这样一个脉络关系?

汤志豪同学正在和大家交流

2016级文艺与传媒专业的汤志豪认为,图式心理学或许更加偏实验的方向,而弗洛伊德是通过哲学、临床、戏剧和理解力的基础之上提出了一些概念,可能对现代心理学的影像并不那么大。他认为,我们在解释某些东西时,把以前的理论套用在当下的某些实用领域,实际有没有勾连还值得去讨论,有些不合适的可以试着去规避。

新传读书沙龙现场的同学们

皮教授指出,“图式最早应该是从哲学的角度来提出。学者们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看问题。前面邝野提出了框架理论,刘亚琪从心理学的集体无意识、个人无意识来思考,汤志豪提出语言学。在没有图式之前,没有框架理论和价值观之前的世界观,也是一种图式,也会奠定了一种观念。新闻传播学中使用更多的是框架,图式是一个子概念。”

实际上,个体通过建立图式来建立框架,会不完整、不全面,甚至不真实,但各种观点交锋,就会推动事物进步。我们需要不同学科的人来共同探讨问题,使这个世界不那么极端化。”

李娇以杨国斌《连线力》这本书为基础,与大家分享了主题“从网络抗争行为对窥见中国社会文化”。20世纪80年代以来,抗争主要集中在争取自由民主这些启蒙理想的努力上,比如1978年和19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民众通过贴大字报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要求。到了90年代,民众抗争既有连续性,也呈现出新特征。抗争仪式、抗争风格、抗争体裁的变化反映了中国社会与政治所发生的结构转型。

新闻传播学院2015级文艺与传媒专业李娇同学

梳理了网络行动的发展情况之后,李娇还谈到网络抗争行动与国家权力的关系。布尔迪厄认为,国家是文化与符号暴力的机构,国家控制了思想、影像和一般化信息等符号形式的生产、使用与传播。如施加审查、开展全国性统计、进行会计审核、建立档案、统一交流等形式。

费繁同学正在提问

2016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费繁认为,该书中提到“中国网民在行动”中的网民是要涵盖一定的程度才可以有这样的说法,书中也没有网民数量的表达,因此,他对值得讨论的网民的体量提出了自己的质疑。此外,对于“公共领域”这一界定,他认为我们的现有环境不存在公共领域的。

李娇解释到,“如果有人事先有过了解就可以发现,这本书在2013年就已经出版了。其实对于日新月异的互联网世界来说,这本书所呈现的事例是完全过时的,但我之所以选择分享它,是因为这本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清晰的研究框架,即多元互动理论框架,这值得我们去借鉴。但是作者没有用定量研究的分析方法,只是进行一些观察法,会存在有很多漏洞。说到公共领域,我认为在当下所处的社会环境中,要看和谁去作比较。和过去的历史去做比较,那我们还是存在公共领域,是值得继续探讨下去的。”

皮传荣教授正在和同学们交流观点

谈到网络抗争,皮老师认为,“这个话题有时候会比较敏感。如果只着重分析谈一两个热点问题会使主题更加深入清晰。要谈网民的心理层面,问网民是不是理性的,我回答不了,但是大多数网民没头脑可以肯定。”

皮老师谈到,“多年来的教育、图式以及框架,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化的价值观,而这样的价值观一旦建立,就很难改变。网民看上去理性,其实头脑大都非常简单。”

皮老师指出,网络上存在很多关乎文化、经济的问题,值得网民去做。皮老师就同学们的讨论谈到,“同学们的讨论很有意思,思考问题有共性和个性,观点意见有相通之处,也有各自的思考角度,很不错。”(文/曹婼喧 图/陈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