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院新闻 >> 正文

新传读书沙龙探讨“大众及其问题”

时间:2017-11-27 10:18点击:

11月21日晚,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会主办的读书沙龙在宏文楼“时光若刻”咖啡厅迎来2017级本学期的第二期读书会。

读书会现场

本期主题“大众及其问题”由外哲系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的王志勇和新传学院2016级文艺与传媒专业的汤志豪主讲。本次特邀嘉宾有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严功军教授、副院长郭赫男教授以及副院长刘国强教授。

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严功军教授
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郭赫男教授
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刘国强教授

在“诗人与大众”这个话题中,王志勇尝试着从个人的微小视角出发,带着某种前见梳理刘小枫先生《拯救与逍遥》中的绪论部分。

“诗人的某种选择作为20世纪最令人震惊的内在事件”在何种意义成为可能,尝试体验“诗人为何”和“诗人何为”之行动与意义。对于个人来说,带着前见或是偏见去看世界,是某种注定的必然。诗人与大众看待世界的方式可能存在着不同。通过主体间性的建构,给予了主体与他者之间交流的可能。中西诗思哲思的差异通过对两希文明(古希腊文明和古希伯来文明)、西方宗教的“拯救”与中国儒释道式的“逍遥”显现,两种不同的精神内核和通途在《拯救与逍遥》中被昭示。

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王志勇同学

主体间性这一概念来源于德国哲学家胡塞尔的现象学,他在《笛卡尔式的沉思》中曾阐释到:“无论如何,在我之内,在我的被先验还原了的纯意识生活领域之内,我所经验到的这个世界连同他人在内,按照经验的意义,可以说,并不是我个人综合的产物,而只是一个外在于我的世界,一个交互主体性的世界。”“不同主体取得共识,通过共识表现一致性。”我们从梳理胡赛尔回溯到了康德的主体性建构。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李靖同学

从社会学角度来讨论,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李靖同学表示,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诗人海子的死亡。王志勇认为,每一本书都有自身的“文脉”,而这次与文本的对话仅仅是尝试进行一个思路的梳理。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蔡驰成同学

作为非哲学专业的学生,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蔡驰成同学问道,我们该如何培养哲学的思辨力?对此,王志勇认为,我们可以在大量的阅读中尝试寻找答案。哲学的意义有时不在于问题的解决,而在于哲学问题的提出。并引述了维特根斯坦的回答:世界的意义必在世界之外。

2017级文艺与传媒专业韦露瑶同学

2017级文艺与传媒专业韦露瑶同学对于“诗人之死”的问题提出了质疑和自己的阐释。

刘国强教授认为,我们从现象学的角度来讲主体间性,但主体间性和诗人构成的关系,又是值得我们反思的。对于人生的根本意义,从哲学、心理学、生命科学等多种角度都有阐述。人是社会中的人,需在现实中寻找意义,对于意义的赋予很多时候并非理性,而是情绪化的。

2016级文艺与传媒专业汤志豪同学

通过加塞特的《大众的反叛》一书阅读,另一位主讲人汤志豪梳理了自己对于大众社会理论的知识史思考。本书对“大众的反叛”这一时代特征做出诊断与剖析,提出了“大众人”,并从欧洲国家内部推延至整个国际领域,由“大众人”转向“大众民族”。从大众何以成为问题、大众有什么问题、大众与精英的对立、对于国家的警惕和世界的统治以及大众社会理论的回归、认识、断裂与流变等方面来进行阐述。话题最后,汤志豪结合自身阅读经验告诉同学们,知识的生产一定要有广阔的知识视角和深度的问题聚焦。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邱科科同学

对于大众这个概念,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邱科科同学提问,在众多理论术语如大众、公众、受众中,我们应如何辨析与使用。而在公众和民主这个问题上,早在20世纪早期杜威和李普曼双方曾展开过激烈争议,那么在大众和公众之间究竟有什么比较和区别呢。对此,汤志豪认为,众多学者之间谈论的公众并不是同一个指向,概念之间的辨析要通过完整的文本进行界定,而同一个概念需要放在特定的语境和文本中加以理解和辨析。

从传播学视角出发,蔡驰成同学提出,从《大众的反叛》里可以提炼出什么观点有助于传播学的发展呢,而回到传播学,又该如何进行关联呢?汤志豪分享道,本书的启示在于对现代文明两面性的警惕,把大众社会理论放在效果研究领域,也可以成为传播学视角的一个研究问题。而相反,有时候也许正是传播学历史的书写反而遮蔽了其他知识领域的生产和理论的延展性。

严功军教授总结

严功军教授总结指出,从哲学的角度探讨“诗人与大众”的话题,要尽量熟悉分析对象,博览群书,本着理性的目的去阐释,而不是全部跟着作者的思想走。如果看一本书没有批判性,断章取义,过度纠结于对错问题,入戏太深,在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社会体验去驾驭哲学思想的情况下,可能会适得其反,对同学们的成长带来危害。对于大众社会理论,他认为其中很多观点适合当前融媒体背景下我国的大众分析,同学们可以根据这一思路进行课题研究。他充分肯定了主讲同学运用知识生产的方法,对大众社会理论作了系统梳理和分析,有很多创新性的结论,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他希望同学们通过不断读书和社会体验,积极地进行自我知识生产,锻炼思维,熟悉方法,处理好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的问题,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为自己的成长奠定坚实的知识和认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