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院新闻 >> 正文

新传读书沙龙——我和符号学有个约会

时间:2018-04-23 16:55点击:

4月16日晚,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会在宏文楼“时光若刻”咖啡厅举办了本月读书沙龙。本期主题“我和符号学有个约会”由新闻传播学院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廖神慧和文艺与传媒专业的陈姣主讲,本场特邀嘉宾为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严功军教授和副院长刘国强教授。

图为参加读书会的同学们

互联网时代电子游戏广为盛行,游戏沉迷司空见惯,从符号学视角阐释游戏文本解释沉迷现象,廖神慧通过宗争的《游戏学:符号叙述学研究》带来了第一个话题“游戏与符号叙述学”。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廖神慧同学

从什么是游戏、游戏文本及其伴随文本、游戏与叙述、游戏与沉迷四个方面予以解读,结合当下流行的游戏如《绝地求生大逃杀》、《青蛙旅行》、《魔兽世界》等进行符号学的解读。基于符号学将游戏分为:简单型(动作—意义)、对象型(动作与对象构成符码再被加诸于意义,对象首先被赋予意义,再加上动作)、媒介型(利用其他媒介来呈现简单型或对象型游戏的游戏)。而游戏沉迷的三种呈现方式:1.一直停留在一个游戏之中,始终根据一个游戏内文本参与书写一个游戏文;2.重复参与一个游戏,不断根据同一个游戏内文本来构建相似但绝对不同的多个游戏文本;3.参与多个游戏。

符号学中能指与所指的概念应如何理解?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的罗戟表示疑惑。

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的罗戟同学

能指与所指是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提出的概念,索绪尔以语言符号为例,语言符号就像一张双面的纸,“思想是正面,声音是反面。”其中,能指即声音形象,所指即概念或者说意义,但是前者不是一个物质性的东西,而是“声音在我们的感觉上打下的印记。”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蔡林杉同学

符号学中的概念纷繁复杂,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蔡林杉疑惑应该如何分析游戏现象。这个领域刚刚兴起,廖神慧解释道,符号学是研究意义表达的,当下,游戏,特别是电子游戏呈现出了纷繁复杂的生态现象,那么借助符号学的工具,我们可以更清晰地认识游戏的意义生成机制,从而处理好我们与游戏的关系。川大符号学派的这个学者也只是作了铺垫,我们可以借助相关的符号理论深入分析某个游戏文本,或者有关的理论问题我们可以作进一步的商榷或探讨。

日常生活中我们有意无意接触到了大量广告,那么如何读懂广告创意?从饶广祥的《广告符号学》出发,以“百岁山视频广告”为例,陈姣为我们分享了“符号学视野下的广告文本”这个话题。从广告符号学研究、广告的体裁特征、广告的符号修辞及其类型、广告的伴随文本几个方面对广告文本进行了符号学的文本解读。符号学中讨论的“述真”问题是指诚信或非诚信的传达、扭曲、接受。广告述真的两种模式有诚意正解型(诚信意图--可信文本--愿意接受)和反讽理解型(诚信意图--不可信文本--愿意接受)。陈姣在演讲中分享了如何从广告指称性判断广告真实性,指称性主要判断文本的描述是否和指称对象情况一致,从而判断出真伪。此外,书中还提及部分学者认为可从广告指称性角度,判断文本的描述是否和指称对象情况一致,从而判断出真伪;但本书认为广告叙述转向之后,应该从广告文本的纪实性角度考虑广告的真实性问题。

2017级文艺与传媒专业的陈姣同学

“百岁山视频广告”传递给观众贵族、爱情、伟大、相伴的浪漫主题,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的罗戟谈到广告背后女王和笛卡尔的真实故事,认为广告中我们看到的是美丽虚幻,而背后却是残酷现实。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蔡驰成也分享了自己在阅读中发现的这个广告背后的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被广告表象所蒙蔽。

2017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的蔡驰成同学

刘国强教授对符号学进行了补充阐释。他分析了索绪尔的二分法和皮尔斯的三分法对符号学的影响及其差异的深层意义,指出语言学框架下的符号学理论用以解释社会现象和生活意义可能存在的问题,对广告符号学的应用不能限于理解广告文本的直接意义,而是应能批判性地揭示文本生产者的意图以及文本生产和接受过程中意义生成的社会机制。

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刘国强教授

严功军教授点赞了两位同学的进步,建议在主讲中学术概念要指明来源出处,也要注重演讲姿态的训练,符号学是语言和言语关系中的一门领域,身体符号也是一门姿态语言学。现在的理论学习是为今后的工作生活夯实基础,让自己站在一个更高的视角和平台去看待现象分析问题。

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严功军教授

读书会是一个海纳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思想圣地,也是一个锻炼演讲能力、表达能力、认识能力、思辨能力的表演前台,鼓励大家积极参与自由探讨从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