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工作 >> 学生风采 >> 正文

艳阳天下的奔波——新传08级学生张鹏的暑假打工生活

时间:2014-12-08 22:22点击:

2009年9月24日,晚七点,入夜。在培英楼302教室里、普通逻辑学课堂上,我开始了和张鹏的对话。“我还是把嘴巴挡着吧,免得说话被老师发现,”眼前这个21岁的大男孩一边略带羞涩地笑着,一边真的拿出一本《德国电影经典》挡在嘴巴前面,把面向讲台一侧的脑袋遮了个严严实实。“我去找工作就是想要赚钱。”“家里条件不是太好,所以暑假想要去打工赚钱,”说到自己最开始想去打工的原因时,张鹏显得特别坦然,“爸爸是建筑工人,妈妈在食堂工作,平日里都很辛苦,我打工只是想在暑假养活自己,别老是花家里的钱。”学校7月8号放假,张鹏9号就投身于暑假找工作的学生热潮中——收集小广告上的招工启事、找同学问门路、网上搜、电话问、亲自去……他几乎用尽了所有他能够想到的方法。“第一次找工作、没经验,纯粹是哪热闹就往哪儿钻,”张鹏微微抬了抬眉毛,说道,“所以开始的时候挺长一段时间,自己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找到一个。”“记得有一次无意间看到必胜客招人的广告,当时做了好久的心理斗争才鼓起勇气走进去。结果人家一句‘不要’就把我给堵了回来。特冷的态度、特生硬,”说到这里,张鹏收敛了笑容,顿了顿,“当时心里感觉挺无助的,也挺失落。”就在找工作后的第三个星期,原本和张鹏一同留在重庆找暑假工作的同学由于始终没有找到工作,终于选择放弃,坐火车回家。张鹏说自己已经不记得当时获知这一消息时说了些什么了,或者是什么也没有说。“没有工资我也做!”张鹏第一次获得面试机会的地方是在一家专门的兼职公司,这种公司专门搜集其它大小公司的兼职、招工信息,为办理了会员卡的大学生提供面试的机会。张鹏说自己当时在网上搜到这家公司发布的兼职信息后,连电话都没打一个就直接按照网上留的地址找过去了。跑过去后知道要交钱办会员卡,也想都没想就把钱交了。“当时想反正30块钱也不是算很多,就算是被骗了,花钱买个教训也值!”就这样,在办理了会员卡后,张鹏获得了自己暑假里第一个面试机会——饮料促销,50~60元一天。由于是第一次面试,他表现出了一些小紧张,填完表进入面试场地后,在自我介绍时,声音甚至不由自主地颤抖。“其实当时我有意识地想要放慢自己的语速、调整下心态的,但始终是没经验、太紧张了。”结果自然是没通过,但是张鹏却笑称这次面试给了自己很大的启发。他说,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主要是通过你的自我介绍来了解你紧张与否以及是否适合这份工作,而工作经验又是面试官在自我介绍当中最看重的部分之一。“我记得当时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有哪些工作经验,我只好胡编了些,没办法啊,没经验的。”“当时我就想,只要给我兼职的机会增加自己的工作经验,没有工资我都干!”后来的两个星期,张鹏又陆陆续续参加了几个面试,慢慢地在面试中积累了经验,克服了一开始的紧张心理,终于在一次统一方便面促销人员的招募中脱颖而出,成为两名最终通过复试的大学生之一。“家教需要举牌子和挂微笑。”张鹏的书包里一直装着两张廉价素描纸做成的家教牌子——黑色的记号笔大大地写着“家教”两个字,纸的右上角描着一只打瞌睡的小猫。就是这两张廉价纸做成的家教牌子,在张鹏暑期找工作的近一个月里,始终如影随形——每天下午1:00~6:00,在结束了兼职的面试后,他都会准时站在三峡广场王府井对面的树人小学门口,高高地举着这个牌子。7月的重庆,正是最热的时候,白花花的阳光让人晕眩。可是在三线广场陈家湾车站一直到树人小学这段路上,却密密麻麻站满了像张鹏一样举着牌子、想要做家教的大学生。“当时估计可能有200多个人吧,都是想做家教的,川外的、重大的、重师的、西南大学的都有,”张鹏介绍说,“他们大都站在树荫较多的道路右侧,我为了醒目一点,自个儿跑到了大太阳的左边站着。”7月13号,张鹏举牌子的第一天,下午2:00左右,他迎来了他的第一位“准客人”。“那是一个比较瘦的小伙子,戴眼镜、紫色衣服、23岁,说是港大的研究生,来帮他表妹找家教,”张鹏回忆到,“他说看到我牌子上画的那只猫很可爱、也很特别,所以就上来问了。”那名男生同张鹏聊了大概十多分钟,在大致了解了情况之后,拿着张鹏的电话号码离开。但是后来始终没有联系过。张鹏说其实自己当时完全没有想过会被录用什么的,毕竟才是第一个前来问的,不大可能一发就中。他说在那名男生离开后,自己只是重新举起了牌子、挂上微笑,面朝着人来人往的方向。“这段经历让我成熟了不少。”“早上10:00,起床。10:30,出门。11:00~13:00,在兼职公司等待面试。13:00~18:00,树人小学门口举牌子。18:00~19:00,陈家湾西西弗书店看书。19:00~19:30,吃一天中唯一的一顿饭,6~7块钱。20:00~凌晨2:00,洗澡、听歌、漫无目的地想事情……”这就是张鹏暑假每天的时间表,贯穿于整个火热的七月。他说自己经过一个暑假晒黑了很多,脖子、领口和胸口已经明显地出现了两极分化。他说自己在找工作的假期里每天只吃一顿饭,6~7块钱的炒饭或是套饭,但是吃的很多,要加很多次饭。他说自己其实到最后也没有做成一次真正的兼职或是家教,被统一方便面促销录取的那次,也由于家里突然有事,最后放弃了机会。“但是我暑假还是收获了很多的,人黑了,但是经验多了,心态也好了,不那么盲从、不那么容易被骗了。”“难道你不觉得我成熟了不少吗?”张鹏猛地问道,随后又猛地大笑了起来。“上课时候讲这些,我觉得我们两个就像傻瓜一样,”当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张鹏放下了一直挡在他嘴巴前方的《德国电影经典》,咧着嘴巴笑道。明亮的白炽灯光清晰地勾勒出他高扬起的嘴角,窗外,又是一个暮色四合的夜。 新闻传播学院通讯社 杨骥